来自 历史朝代 2019-10-17 03:0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赢体育 > 历史朝代 > 正文

揭秘三国时期鲜为人知的神童管辂,也说赵云

看完本文,我想大家应该都明白了,上面的两种说法都是错误的,其最早出处其实是《三国志·方技传》注引。这里再附带说一句,“宾客如云”这句成语在《三国志》中一共出现过两次,一次是本文提及的《辂别传》,另一次则是在《三国志·邴原传》注引《原别传》当中。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二是善射覆,有文彩。每次射覆,管辂的答案不仅准确且出口成章,字字珠玑。馆陶令诸葛原迁新兴太守,宴请宾客时,自取燕卵、蜂窠、蜘蛛藏于器中,要管辂射覆。卦成,辂曰:“第一物,含气须变,依乎宇堂,雄雌以形,翅翼舒张,此燕卵也。第二物,家室倒县,门户众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窠也。第三物,觳觫长足,吐丝成罗,寻网求食,利在昏夜,此蜘蛛也。”举坐惊喜。平原太守刘邠取印囊及山鸡毛藏于器中,让管辂筮。辂曰:“内方外圆,五色成文,含宝守信,出则有章,此印囊也。高岳岩岩,有鸟朱身,羽翼玄黄,鸣不失晨,此山鸡毛也。”清河令徐季龙使人行猎,令辂筮其所得。辂曰:“当获小兽,复非食禽,虽有爪牙,微而不强,虽有文章,蔚而不明,非虎非雉,其名曰狸。”猎人晚上回来,果然如辂所言。还有一次管辂随军西行,路过毋丘兴墓,倚树哀吟,精神不乐。人问其故,辂曰:“林木虽茂,无形可久;碑诔虽美,无后可守。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备,法当灭族。不过二载,其应至矣。”果然,毋丘兴之子毋丘俭与文钦造反,被夷三族。

上述所示二十二则、六十三条[别传]有一个共通点:既裴松之并未在所引[别传]前冠上作者姓名。那么,现在笔者也试着大胆说一句:若是[云别传]不可信,则上述其他二十一则、五十八条[别传]亦不可信。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不外乎两种可能:

今天的三国成语故事出自《三国志·方技传》注引《辂别传》,故事发生在汉末三国时期的曹魏帝国,但具体时间不详,所牵涉到的人物是当时的一位神人。先来看看原文:

据《三国志·方技传》记载,管辂,字公明,平原人也。容貌粗丑,无威仪而嗜酒,饮食言戏,不择非类,故人多爱之而不敬也。陈寿在总评时,把管辂与神医华佗等人并称为有“玄妙之殊巧,非常之绝技”的人。管辂之绝技乃懂数术、精易理、善射覆(即古时的一种游戏,将物件预为隐藏,供人猜度)。据裴松之为《三国志》作注时所引用的《辂别传》记载,管辂在八九岁时,“每答言说事,语皆不常,宿学耆人不能折之”。即有名望的老年人也难不住他,所以“皆知其当有大异之才。”称其为神童,则是在十五岁时。当时管辂的父亲为琅琊即丘长,管辂来到官舍读书。“始读《诗》、《论语》及《易本》,便开渊布笔,辞义斐然。于时黉上有远方及国内诸生四百余人,皆服其才也。”号称“雅有材度”的琅琊太守单子春听说之后,就点名召见管辂。且看《辂别传》对此次召见的生动描写:

孙吴四人、共六条:虞翻、陆机、云。

这个故事中提到的管辂,是三国时期最著名的术士,按今天的话中就是个神人。天文地理,占卜看相,风水堪舆,他都非常精通。这一点在《三国志·方技传》中有着非常详细的记载。他最神奇的地方是能准确算出人的吉凶祸福,而且无不灵验。而且最终他还算出了自己的死期。像管辂这样的神人在历史典籍中有不少,将其嗤之为迷信其实并非科学的态度。

一是精易理,敢直言。管辂有个同族兄弟叫孝国,住在斥丘。一次,管辂与其会了两位客人。客人走后,管辂说:“此二人天庭及口耳之间同有凶气,异变俱起,双魂无宅,流魂于海,归骨无家,少许时当并死也。”此后数十日,这二人饮酒醉,夜坐牛车,因牛受惊吓掉入漳河皆溺死。还有一次管辂在魏郡与太守钟毓一起讨论《易》。毓让管辂筮其生日月,结果一点也没有错。钟毓说:“君可畏也。死以付天,不以付君。”自此以后,钟毓再也不卜筮了。钟毓又问:“天下当太平否?”管辂回答:“方今四九飞天,利见大人,神武升建,王道文明,何忧不平?”当时钟毓没明白,到了曹爽被杀以后,才明白了管辂说的话。类似的记载,《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中还有很多。最为大胆直言的,当属吏部尚书何晏要管辂“试为作一卦,知位当至三公不?”又问:“连梦见青蝇数十头,来在鼻上,驱之不肯去,有何意故?”辂曰:“夫飞鸮,天下贱鸟,及其在林食椹,则怀我好音,况辂心非草木,敢不尽忠?”“今君侯位重山岳,势若雷电,而怀德者鲜,畏威者重,殆非小心翼翼多福之仁。又鼻者艮,此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今青蝇臭恶,而集之焉。位峻者颠,轻豪者亡,不可不思害盈之数,盛衰之期。”管辂回去以后,把这些话告诉了他的舅氏,舅氏责辂言太切至。辂却说:“与死人语,何所畏邪?”惹得舅氏大怒,骂辂狂悖。直到何晏被杀,其舅乃服。


今天和大家讲讲宾客如云这个成语的典故还有意思,宾客如云也算是我们现在依然非常实习的成语,不过它的出现早在1000多年前就有了。和宾客如云意思相近的成语也不少的,但还是保留了下来说明古人也是非常喜欢用这个词,毕竟在古代很多成语都被同化或者被替代,能保存至今的也是归纳方面做的特备好的。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吧。

太守单子春大会宾客百余人,坐上有能言之士。辂问子春:“府君名士,加有雄贵之姿。辂既年少,胆未坚刚,若欲相观,惧失精神。请先饮三升清酒,然后言之。”子春大喜,便酌三升清酒,独使饮之。酒尽之后,问子春:“今欲与辂为对者,若府君四座之士邪?”子春曰:“吾欲自与卿旗鼓相当。”辂言:“始读《诗》、《论语》、《易本》,学问微浅,未能上引圣人之道,陈秦、汉之事,但欲论金木水火土鬼神之情耳。”子春言:“此最难者,而卿以为易邪?”于是唱大论之端,遂经于阴阳,文采葩流,枝叶横生,少引圣籍,多发天然。子春及众士互共攻劫,论难锋起,而辂人人答对,言皆有余。至日向暮,酒食不行。子春语众人曰:“此年少盛有才器,听其言论,正似司马犬子游猎之赋,何其磊落雄壮,英神以茂,必能明天文地理变化之数,不徒有言也。”自此之后,“发声徐州,号之神童。”

王粲传注引嵇氏谱曰:“兄喜,字公穆,晋扬州刺史、宗正。喜为康传曰。。。。。。”谨案:此“喜”,既嵇康之兄嵇喜。伍野春[裴松之《三国志注》引书辨析]一文将嵇喜所作称为[嵇康传],又另列一条[嵇康别传]。结合上条记载来看,“辰撰辂传”和“喜为康传”的意思没多大分别,不知其分别对待的所据为何。而[三国志裴注索引]中仅单列一条,既[嵇康别传]。今采此说。(又或,[某某传]是为本名,裴松之为区别于[三国志]中的各传,遂加以[某别传]之名)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自古时势造英雄。在英雄辈出的三国时期,也出现了一批幼即惊人的神童。曹冲称象的故事因曾选入小学课本而尽人皆知,“融四岁,能让梨”的故事因《三字经》而使孔融家喻户晓,诸葛恪也因为幼时随其父诸葛瑾参加孙权的宴会,在孙权为戏弄驴脸长相的诸葛瑾在驴身上写了“诸葛子瑜”四字的时候,巧妙地添上了“之驴”二字,化哄笑为奖赏。此外,有文字记载的还有率兵灭蜀的钟会、曹魏名将夏侯渊之子夏侯荣、少有异才的周不疑等。这其中,还有一位少为人知的神童管辂。《三国演义》一书曾在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中专门作了描述,《三国志·方技传》更是用很大篇幅为其专门立传。对这位既非文臣武将、又无政绩战果的管辂,陈寿写志时着墨之多、记述之详、评价之高,确实令人称奇。读了《三国志·方技传》之后,才知道管辂其人确实不凡。

蜀汉二人、共十条:赵云。

辂别传曰:既有明才,遭朱阳之运,于时名势赫奕,若火猛风疾。当涂之士,莫不枝附叶连。宾客如云,无多少皆为设食。宾无贵贱,候之以礼。京城纷纷,非徒归其名势而已,然亦怀其德焉。向不夭命,辂之荣华,非世所测也。

依据《三国志》的记载,可知管辂有以下三个特点:

如上所述,两则[别传]的作者就是各自兄弟为自己作的[家传]。这也似乎可以解释上述两个“裴松之明明知道作者是谁却懒得注明”的原因。而且,还可多加一条理由:[云别传]只是[赵氏家传]中的一部份,而[赵氏家传]却非一人所作。所以,也可能并没有注明究竟哪一篇是谁整理完成。

好了,说完了这句成语和相关的人物,再来说另外的一个话题:宾客如云的最早出处何在?关于这个问题,部分专著出现了失误。例如2009年由开明出版社出版的《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中将其归在明代冯梦龙所著《喻世明言》中:“又制下布衣一袭,每逢月朔月望,卸下铅华,穿着布素,闭门念佛;虽宾客如云,此日断不接见,以此为常。”而百度百科照葫芦画瓢,也是按照这个说法。

在这里裴松之说到,[资别传]是由“自家”人所着。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认为:所谓[别传],其实大多数指的就是自家人所着的[家传]?再试看以下两则:

这段文字的大意是:据《辂别传》记载:管辂既有聪明才智,又有朱阳的运数,在当时声名显赫,如同火、风一样迅猛。同道之人个个都像树叶依附大树一样投奔他。来拜访他的客人如同天上的云一样聚集。管辂无论来人贵贱,都一一为他们准备酒食,以礼相待。京城很多人去拜访他,并非仅为了他的名气,而是满怀崇敬。假如管辂不过早离世,他将获得的荣华富贵将令人难以想象。

虽然,这些[别传]具体作者的名字已不可考,但我们仍能从裴松之的言谈之间一探这“群”作者的身份。

本文要说的成语便是这段文字中提到的“宾客如云”,意为来客多得如聚集的云层,形容客人多。

除却[云别传]五则外,另五十八则中通篇为书文的有六则;以对话为主的有二十四则皇录投园妆壤畈欢嗷蛭薅园椎挠卸嗽颉?lt;BR>

1、裴松之不知道作者姓名。但是,“全书二十二则[别传]都不知道作者的姓名”又似乎太诡异了点。于是,论者以为[别传]非是专写“特定对象的特定文章”,而是裴松之将“除[三国志]外的零散资料”拼凑而成。此说大误。[裴注]中引用书籍达二百多本,不差这几十条。

刘放传注引裴松之自注曰:“资之别传,出自其家,欲以是言掩其大失,然恐负国之玷,终莫能磨也。”

2、裴松之知道作者姓名。但是,为什么裴松之却不标明呢?其一,[某某别传]限于“单独讲述某人的经历”,一[传]难以言“书”。其二,作者也并非某某“名士”,不值得留名。

[裴注]中共引用了二十二人的[别传],共计六十三条。如下所示:

----------------------------------------------------------------------------------一、[裴注]所引[别传]。----------------------------------------------------------------------------------

魏书十六人、共四十七条:管辂、华佗、程晓、邴原、卢谌。

----------------------------------------------------------------------------------二、[别传]作者考。----------------------------------------------------------------------------------

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三国时期蜀汉政权的将领。虽说他是众多三国群英中颇受今人推崇的人物之一,但其身上也颇具争议。纠其矛盾的中心点之一,就在于[陈志]的[赵云传]和[裴注]的[云别传]。正方基本上站在肯定[云别传]的立场,认为赵云智勇双全,可当得上“完美”一词。常言“[啥啥啥]都可以相信,为啥不信[云别传]”。反方基本上站在否定[云别传]的立场,认为赵云一无是处,仅仅是个“侍卫长”尔。常言“[云别传]若是可信,那么[啥啥啥]也可信”。因而,要解决关于赵云的争议,就不得不面对[云别传]可信度的问题。俗话说溯本追源,若是仅拿[云别传]来说[云别传],充其量只能探得冰山之一角,徒使问题永远都无法明朗化。所以,笔者乃采取笨鸟先飞,将勤补拙的笨办法,试着来一窥究竟。

管辂传注引裴松之自注曰:“臣松之案:辰撰辂传。”谨案:此“辰”,既管辂之弟管辰。伍野春[裴松之《三国志注》引书辨析]一文认为管辰既[管辂别传]的作者。

本文由必赢体育发布于历史朝代,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三国时期鲜为人知的神童管辂,也说赵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