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资料 2019-11-27 20: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赢体育 > 世界史资料 > 正文

光复会的团组织宣传活动,入会先看骷髅头

  
  暗杀,最省钱的革命方式   1911年4月27日,广州城内刀光剑影,这场事后被称为"碧血黄花"的起义最后以失败告终,革命军伤亡惨重。幸存党人逃亡蛰伏在河南(现海珠一带)郊区,除了养伤,革命者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反扑复仇。这在一个月后胡汉民致孙中山信中可见一斑,"现时克强伤大愈,愤恨张、李二贼,欲以个人对待之。"(胡汉民致孙中山、冯自由函《1911年5月31日》)信中所讲"克强"便是革命敢死队首领黄兴,而"个人对待之"所指便是暗杀。
  中山大学历史系主任赵立彬曾表示,从革命"经济"考虑,暗杀是最便宜省俭的一种方式,只需一两条人命和炸弹,便可收获广泛的社会效应,但也体现革命消极的一面。有人统计过,作为同盟会机关报,《民报》中鼓吹暗杀的内容,占了全部图文20%以上。一声巨响,暗杀团风起云涌,在辛亥年间,"欲以个人对待之"不在少数。在众多有组织的暗杀团中,拥有徐锡麟、秋瑾等的光复会最为后人所知,而在帝国南端的广东,则活跃着令两广高官闻风丧胆的"支那暗杀团"。
  作为支那暗杀团缔造者,刘思复1905年加入同盟会,在留学东京时从一名沙俄无政府主义者学到自制炸弹的技术。第二年春天,带着绝活的刘思复在广州旧仓巷凤翔书院自制炸弹,准备暗杀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不料事泄被捕囚禁,但从此也名噪一时。1909年出狱后,刘思复便在香港组织"支那暗杀团",目标锁定广东高级官吏,而暗杀团的副团长,便是大名鼎鼎的岭南画派先驱高剑父。成员中还包括有日后炮轰总统府的陈炯明,1910年2月新军失败后,陈潜回海丰家中,途经香港时秘密加入暗杀团。
  藏身宝岗路"龙导尾"制"毒弹"炸死广州将军   海珠区宝岗路的西边,掩埋在一片绿荫造影下,一个叫"龙导尾"的地方显得格外幽静。关于"龙导尾",当地流传着一个有趣的说法:广州城龙头位于越秀山,龙身自北逶迤而南,到了现宝岗大道西一带便是龙尾,故该处也称龙导尾。
  此说看起来似乎有穿凿附会之嫌。但一个现在看来有些市井味的地方,一百年前却聚集过一群热血青年,他们曾如龙尾般搅动过当年的历史。这帮热血青年,便是支那暗杀团成员。
  龙导尾七间直街9号,外观看起来和普通民宅无两异,但在广州彩瓷历史上同样有特殊地位,为"河南彩"的发源地,老宅主人则是广彩大师刘群兴,他另外一个身份便是上文所述的热血青年,"支那暗杀团"成员之一。刘群兴与高剑父、高其峰自小便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原本只闷声搞艺术的他,在高剑父回国担任广州同盟会分会会长后,加入到革命起义的队伍中。
  从刘群兴所住的七间直街9号走不远的距离,便是"广东博物商会"彩瓷工场,如今旧址虽已淹没在一片建筑中无迹可寻。但据刘群兴之子刘致祥介绍,当年在这个工场内,刘群兴白天主持彩瓷工作,晚上则在外面望风放哨,高剑父等人则在其中制作炸弹。"常常是睡在工地,床底下就藏着炸弹。"
  1911年8月13日,"支那暗杀团"团员林冠慈在双门底(现北京路北段)炸伤李准。仅仅两个月后,暗杀团成员李沛基在南关仓前直街位置炸死新任广州将军凤山,一时名声大震。据记载,由于在暗杀李准一役中仅仅是炸伤对方,所以暗杀团在对付凤山的炸药上进行"加工",改用了更重的七磅毒药炸弹,血一见药便自动凝结,为试验炸弹效果,高剑父在制造炸药的龙洞婆髻岭炸伤一头小牛和两只小狗,结果"小狗即死,小牛虽只腿上伤二小孔,但因药性发作,挣扎半个钟头,也即死去。"
  作为活动联络和会议之用,支那暗杀团在广州河南(即如今海珠区一带)共设立了三个据点,其一为南华西鳌洲内街的裱画店"守真阁",其二为位于河南尾的"源利木店",其三则为河南金华庙"信安颜料店"。其中"守真阁"为同盟会广东分会旧址,以开设何钜裱画店为名,二楼则设立通讯社。记者近日追寻旧迹,才知道以上三个据点都无处可寻不复存在,其中作为鳌洲内街13号的守真阁于2008年被拆除。
  十香园纪念馆馆长:入团须练胆先看骷髅头   在广州海珠区昌岗中路怀德大街3号,一座典型的岭南建筑特别引人瞩目,满洲窗、长廊相绕、花草丛生,这便是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十香园,也是高剑父早年学画的地方。日前,在十香园举办的《岭南画派与辛亥革命———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书画展》中,展馆中央一幅《骷髅头骨图》引来许多人关注,该画主题为三个滚在青草地上的骷髅,用浓墨表现出来后,虽形态各异却阴森撼人,据十香园纪念馆馆长刘志辉介绍,这幅高剑父真迹画为首次公开展出,画中内容反映的正是支那暗杀团神秘的入会仪式。
  作为一名刺客,必须具备充分的胆识和面对恐怖气氛时的绝对淡定,所以支那暗杀团一般选择在夜晚举行入会仪式,大厅四周用黑布围蔽起来,正中则摆着一张铺着白布的圆桌,桌子上放着一个骷髅头,旁边点起一支白蜡烛,这些摆设,多半从俄国虚无党人中模仿过来。而等到灯熄灭后,在摇曳烛光中,主盟人走到会场中间,举起右手宣读暗杀团宗旨和方略,一次仪式下来毛骨悚然,而入会新人便终生难忘。"这幅画正是高剑父根据当时的情形所绘制,说明了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更体现了那段丰富的往事。"刘志辉称。
  而经历了仪式过后,还要进行其他的技能训练,其中便包括进入暗室,由训练者扔人体骸骨或其它物件进行持续适应,反复锻炼暗杀团员胆量。而训练出来的队员主要包括两大类,一类为执行员,负责执行最后暗杀任务,一类则是补助员,负责后勤供给和联络掩护等,暗杀团用"同心同德"四字为团的小章。
  据介绍,支那暗杀团的历史直到辛亥成功民国建立后,团员才"初志已遂,议决自行解散,且耻于求名,遂将团章盟书与年来会议函扎等文件,悉皆烧毁。"
  暗杀女杰
  高剑父夫人扮贵妇运炸药入广州
  制炸弹,埋伏炸官吏,不成功便成仁。在许多人看来,这种铁血而近乎悲壮的行为应属革命年代的男人所为。其实不然,辛亥前后,一批女性革命者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宋铭黄的历史,你们应该好好写一写,关于她革命的资料太少了。"作为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的曾应枫,最早接触宋铭黄这个名字,还仅仅了解其为西关刺绣名手,但当她细读这段历史,才惊讶发现宋不仅是民间工艺大师,还是位不折不扣的革命先行者。
  据曾应枫介绍,宋铭黄早年由父母做主嫁给了西关一富家公子为妻,婚后因感情不和而离异,这在当时已算是件轰动的事情。由于从小喜欢女红,所绣的花鸟虫鱼都栩栩如生、形神兼备,在当地小有名头。
  光绪末年,宋铭黄被聘为广州洁芳女校刺绣教师,结识了同在该校担任图画教员的高剑父和潘达微。共同的理想和追求使她与高剑父擦出爱情火花,两人同结连理。在高剑父担任支那暗杀团副团长的日子里,作为妻子的宋铭黄用其女性身份为暗杀行动做掩护。那时内地很难买到炸药,所以暗杀团在香港购买了炸药和军火后,便由宋铭黄组织承担运输任务,"(宋铭黄)有时化妆为香港的豪门贵妇,将军火藏在贵重行李中带回广州"省亲",有时又假扮是医生、护士,带着医疗器械护送病人来广州求医,而瓶瓶罐罐的医疗器械中便暗藏情报和炸药引线等。"十香园纪念馆馆长刘志辉介绍。
  孙中山"姐妹保镖"深谙武当派绝学   在辛亥年间的暗杀行动中,最让人记住的女性无疑是"鉴湖女侠"秋瑾。但在革命年代中,还有一对姐妹花也格外引人注目,她们便曾任孙中山贴身保镖的"尹氏姐妹"尹锐志、尹维俊。
  这对亲姐妹深谙"内家"武当派绝技——"五毒殛手",格斗时可以一当十克敌制胜。在担任孙中山的保镖,孙中山称姐妹俩为"革命女侠",并在公开场合多次说她们"十余次救过自己的性命"。辛亥革命中,尹氏姐妹主持光复会工作,积极响应武昌起义。
  1909年,尹锐志、尹维俊姐妹亦曾于1909年携带炸弹,潜伏北京一年,企图炸死清廷要员,终因清军防守严密,未能得手。其时,姐姐尹锐志年仅18岁,妹妹尹维俊才14岁,后人也将姐妹俩与秋瑾共称为"中国近代史中女界之三杰"。

光复会的组织宣传活动 光复会暗杀清朝大员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07-18/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光复会虽然也进行组织宣传活动,但由于它的基础是龚宝铨组织的军国民教育会暗杀团,所以暗杀清朝大员也是他们的革命手段。光复会曾经有过不少暗杀活动,甚至光复会领导陶成章、徐锡麟、秋瑾等亲自参与过暗杀。 组织宣传活动 在种族革命的宗旨下,光复会在国 ... 图片 1 光复会虽然也进行组织宣传活动,但由于它的基础是龚宝铨组织的军国民教育会暗杀团,所以暗杀清朝大员也是他们的革命手段。光复会曾经有过不少暗杀活动,甚至光复会领导陶成章、徐锡麟、秋瑾等亲自参与过暗杀。 组织宣传活动 在种族革命的宗旨下,光复会在国内的活动主要放在与秘密会党和新军的联络上。徐锡麟联络闽浙会党;陶成章则“与三合会、哥老会、大刀会诸头目相结纳”,“扬子江流域,无不在其势力范围内”。秋瑾自日本回国后,在绍兴设立光复会秘密机关,以大通学堂为掩护,设体育专修科,召集金、衢、严、处、绍各府及嵊县会党骨干为学堂学生,朝夕训练,内分八军,“以光复汉室,大振国权字别之”,“并与赵声、陈其美、黄郛等人遥通消息”。 在国外,尤其是在东南亚一带,陶成章在爪哇、新加坡等地立报馆,办杂志,广泛“联络同志”,发展会员,在一些城市和地区设立分会,开展活动,与同盟会争抢地盘、争夺侨民,甚至诋毁孙中山。光复会这些分裂行为,严重削弱了革命内部的团结,不利于革命的发展。 暗杀清朝大员 清末以暗杀满族权贵和地方大员来推动革命,曾风行一时。光复会的领导也将暗杀作为推动革命的手段。陶成章在1900年前曾效法唐代骆宾王讨伐武则天之例,北上京城,“以手刃那拉氏自誓,又亲赴奉天,并游历蒙古东西盟,察看地形,以为进行之计”。秋瑾以鉴湖女侠自比,也力主暗杀满族权贵。尹锐志、尹维峻姊妹亦曾于1909年携带炸弹,潜伏北京一年,企图炸死清廷要员,终因清军防守严密,未能得手。 光复会的暗杀活动见诸施行是1907年徐锡麟在安庆刺杀恩铭。他与秋瑾的反清革命计划是:先夺取江苏、浙江、安徽三省,建府南京,而后再向四周各省发展。同年徐锡麟趁安徽抚、藩、臬等参加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际,剌死巡抚恩铭,发动起义。但徐氏本人在起义中被捕牺牲。安庆起义失败后,殃及绍兴大通学堂,结果秋瑾被捕遇害。 安庆起义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震动。尤其是秋瑾的被杀对革命起了很大的推动。“杭州方面,人心很是愤激;不知道秋瑾的人都因此知道了秋瑾;不懂得革命的人也因此受到了革命的教育”。此后,“革命风潮日形高涨”,革命形势有了很大发展。 然而徐锡麟、秋瑾等领导人的牺牲,也给光复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种以暗杀为手段的侠义型的斗争方式使光复会始终不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核心。

在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高剑父纪念馆原馆长张立雄、高剑父纪念馆常务副馆长赵节初的带领下,记者踏访了春睡画院。

高剑父亲笔手绘的《骷髅骨图》,画面也反映了当时支那暗杀团神秘的入会仪式

高剑父其实是一个特别豪气的人,特别讲义气。廖氏夫妇对他好、孙中山与他投缘,孙、廖都要干革命,高剑父就毫不犹豫跟着干。赵节初说。

图片 2

1900年,高剑父入澳门格致书院,课余从法国画家麦拉学习炭笔素描。后高剑父决定留学日本。到了那里,身无分文的高剑父发现:同乡会解散了。只能流浪街头。正是除夕,入骨的寒澈。不久,他遇到了廖仲恺、何香凝夫妇。张立雄说。1906年7月,高剑父在日本加入中国同盟会。

图片 3

高励节:春睡画院是先父向政府买的,那时还是义庄。先父无论什么,他不怕,故拿了来做春睡画院。后来知道,春睡画院未做义庄前,是一间庙。曾从其中挖出一块碑,讲述了这座庙的历史。

图片 4

清光绪五年,高剑父出生于珠江边的小村镇番禺南村员岗乡。据张立雄介绍,由于家里拮据,高剑父10岁便中断了学业,14岁时,经族兄介绍,入名画家居廉门下学画。

  
  在推翻满清政府的武装力量里,既有经过正统训练的新军、民军;也有作战团队如敢死队、暗杀团、飞机团、商团;更不乏秘密的会党组织如洪门、哥老会、铁血会等。在这些作战组织的带领下,反清之士前赴后继,舍生取义。无论是民间组织还是正统的军队,都纷纷变成了满清政府的"掘墓人"。
  "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1910年,一位名叫汪兆铭的人在谋炸摄政王载沣失败后留下豪言,如今,世人记住他则是另外一个名字——汪精卫。
  历史功过任评说,多少烈士前仆后继。
  从史坚如刺德寿开始,到吴樾刺五大臣,徐锡麟刺恩铭,再到彭家珍炸良弼,在清王朝最后的十年里,在北京、天津,在上海、广州,这种近乎"献身成仁"的作战风潮,无疑是夹在众多失败的武装起义中,最令人热血沸腾的革命手段了。
  他们,拥有共同的名字——刺客,短短十年间实行50次暗杀行动。
  他们,依靠共同的团体——暗杀团,革命党人前后筹组暗杀团达16个之多。在辛亥年间,以拥有徐锡麟、秋瑾等的光复会最为后人所知,而在帝国南端的广东,则活跃着令两广高官闻风丧胆的"支那暗杀团"。
  炸弹、匕首、子弹,惊雷贯耳,惊醒沉睡国人。

真实的春睡画院:后院很多骷髅头

高剑父夫人宋铭黄

图片 5

十香园纪念馆是高剑父早年学画的地方

一次,高剑父路过肇庆,看到一少年临摹的作品后大为赞赏,将其带到春睡画院,包吃包住,悉心培养。这名少年便是黎雄才。高剑父每天督促黎雄才到阁楼上临摹古画,黎雄才一上去,高剑父就把梯子抽掉,好让他专心画画。张立雄说。

图片 6

高剑父三赴日本学画,参与不少革命活动。根据《高剑父传》记载,1905年8月,高剑父参与创办了广东最早的石印画报《时事画报》,1906年夏加入同盟会。1908年任同盟会广东分会会长,积极发展会员,宣传革命,常到乡间地头讲古仔。1910年,高剑父与刘思复等同盟会成员在香港组织支那暗杀团。高剑父还参加了庚戌新军起义、黄花岗起义、辛亥革命。后又积极参与二次革命和护法运动。

岭南画派先驱高剑父曾是“支那暗杀团”副团长

革命经历为艺术奠定思想基础

高励节:二战时,父亲避难澳门。日本军队虽然不曾进入澳门,但澳门也是为日本人所控制。他们也在拉拢我父亲。但那是不可能的事。建国后,先父也是想回祖国的,于是给关山月写了一封信,但没有回音。如果信到了关山月手里,先父可能就回国了。关山月说没收到,否则,先父早就回广州了。祖国也是想争取他的。不过,他最后还是没有回到大陆,在澳门过身。后来统战部门说不如将他的骨灰迁移到广州银河公墓。我表示同意,将父亲的骨灰迁回,和陈树人、方人定等人安葬在同一公墓。岭南画派纪念馆年年都组织有关人员前去拜祭。

记者:你们是如何看待春睡画院的历史地位的?

记者:现在的春睡画院为什么会在十几层高的居民楼的天台上?

《杨之光自传》里有记:一次,杨之光参观了广州艺术专科学校举办的高剑父师生作品展览,发现高剑父先生的一幅山水画中,居然绘有一架在山谷中飞翔的飞机。飞机原来也可以写生入画,大自然中还有什么事物不可以入画呢?杨之光当场惊叫起来。果真,在高剑父的画中,杨之光还看到了大炮和时装

记者:春睡画院又要搬?

记者:您在春睡画院住过吗?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高剑父作品

我在春睡画院住过。春睡画院,在南越王墓旁边,当然了,当时还没发现南越王墓。我小时,后院的空地有很多棺材凳、骷髅头,我不懂事,还拿骷髅头当足球踢。既是义庄,又曾为庙,规模自是非同一般。大门一进去,庭院有口井,旁边有棵夹竹桃,另一边则有一棵梧桐树。父亲写画、居住的地方很简陋,就在二楼,全是木头搭建。

高励节:春睡画院是岭南画派的根据地。应该说,是岭南画派的黄埔军校,这样的说法我同意。我和母亲当然同意在麓湖重建春睡画院。地是政府的,资金是政府的,二者都有,那就可以了。

1920年后,高剑父淡出政坛,潜心绘画。孙中山病逝以后,公开表示永不做官。他认为,他应该全力推动另一场革命了,那就是艺术革命。张立雄说。

高励节:春睡画院原来是保存得不错的。后来,这里建了先父的纪念馆。那时候,春睡画院住了30多户人家,这些人都说,单位如不给新房子,只能住在这。假如发生火灾,最后的责任是要追究我们的,因为这是国家政策来的。

春睡画院里,走出了不少艺术大家:关山月、黎雄才、方人定、司徒奇、杨之光等。在教学上,高剑父主张兼容并包,鼓励门人自立门户。他特别体恤学生。张立雄说,不少弟子家里穷困,高剑父便免去学费。

高剑父纪念馆位于一栋居民楼的第一层。此地原是一间依山而筑的大屋,当时为朱紫街87号,正是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剑父聚徒讲学之所春睡画院。如今的春睡画院故址挂的是高剑父纪念馆的牌子。按原状复原的春睡画院,被搬到了该栋居民楼的15楼天台。搭乘电梯,上得天台,一幢清式建筑赫然在目。这便是复原了的春睡画院。

记者电话采访了人在香港的高剑父之子高励节先生

记者:高剑父在岭南画派中的地位该如何评估?

不惧鬼神,买下义庄做画院

张立雄介绍,高剑父退出政坛,和弟弟高奇峰在高第街租得一楼,名怀楼,后迁文明路安定里。黄兴据诸葛亮诗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给高剑父居处起名春睡草堂,并写横额相赠。春睡画院遂得名。

高励节:天台上的春睡画院,当时计划是给文人墨客茶聚的,但很少用。第一,不方便,要上那么多层楼才可以到。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做错了两件事情,第一,是把春睡画院搬上了天台,第二,对我的补偿很少,只给我下面一个很小的单位。我说无所谓,都过去了。当时我无偿捐出春睡画院和很多高剑父的资料,有的是很珍贵的,如很多画稿、书法稿他书法特别下工夫,看中谁的草书资料,就插入稿本中,从中可以看出他在书法上面下了许多工夫。我捐出这些,无非是想弘扬先父的艺术精神而已。捐了之后,当时的市长黎子流给我颁发了荣誉市民称号。

高剑父

广州象岗山南麓,解放北路与盘福路交界处,有座高剑父纪念馆。

朱万章:高剑父与高奇峰、陈树人并称岭南画派的岭南三杰,而且是三杰之首,在岭南画派的创立、宣传、发展和传承中无疑起到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他开创并发展了岭南画派,影响广东画坛数十年。直到今天,其影响力仍然挥之不去。

记者:现在,我们对岭南画派进行了重新的思考,甚至有媒体以岭南画派终结了吗为主题进行讨论,热闹一时。高剑父是岭南画派的重要人物,您如何评价高剑父的艺术在今天的意义以及他和岭南画派在今天面临的争议?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春睡画院也被日本飞机炸毁。高剑父赴澳门。抗战胜利后,高剑父从澳门回到广州,在春睡画院原址创办南中美术院;1947年又出任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之职。后又去澳门。1951年,高剑父在澳门去世。

1895年,父亲高宝祥去世,最小的弟弟高剑僧出世;两年后,母亲与长兄相继去世。此时的高剑父,必须扛起家庭的重担。后来,高剑父在南中美术院发表讲话中提到:少年孤苦,曾学瓷器绘画等工艺以谋生活。

朱万章:有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现在的绘画环境已与高剑父生活的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所提出的折衷中西的理念在今天已经成为任何一种绘画所认可的共识,在技法方面的改良已与今天的状况完全不同。因此,作为开创之初的岭南画派,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特殊历史环境下的画派,虽然经过二代、三代甚至四代的延续,但其文化背景已经完全不同。因此,有人提出岭南画派已经终结是可以理解的,但高剑父所提倡的革新精神则永远不会终结。因此,当我们在讨论高剑父的艺术及岭南画派终结之争时,其意义已经超越画派本身。

他在技法上吸取了西方的明暗法、透视学等原理,让国画也有了光影明暗。赵节初形容:以前的国画,画一个南瓜可能就是一个圈加一个点,讲究神韵,但是高剑父的南瓜,撞粉、撞水用得出神入化,明暗纹理都跟写真一样,但又不乏神韵。同时,高剑父吸取了日本画的渲染法,把空间感和气氛表现出来。在题材上,高剑父也是非常创新的,他画飞机、汽车,画《东战场的烈焰》,时代感这么强的艺术,传统国画是没有的。陈伟安评价。

要说岭南画派,可以说是自二居萌芽。二居的撞粉、撞水技巧,日后在高剑父那里更加有了创造性地运用,他的代表作《南瓜》,将撞粉、撞水的技艺运用得出神入化,是真正的折衷中西、融汇古今,陈伟安介绍,高剑父学画非常辛苦,居廉当时在隔山乡的十香园教学作画,剑父从家中赶往十香园,来回要走五、六个小时,天天如此。他的天分加上勤奋,很快被居廉注意到。

在春睡草堂里,高剑父践行了自己的艺术主张:绘画要代表时代,应随时代而发展。他还试图将中国艺术推向世界,因此赴南亚等地采风、办展。在印度,高剑父获得了泰戈尔的认可。

到底高剑父跟孙中山要好到什么程度?张立雄举例说,一次孙中山看中高剑父的一幅画,心里很喜欢,就说借去家里挂几天。后来高剑父需要拿画回去做别的用途,便向孙中山索要。孙中山正忙,回复你自己去取,高剑父就径直搬着梯子,去孙家把画取了回来,毫不客气。

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书画鉴定家朱万章先生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

朱万章:长期以来,人们认识高剑父都是因为其开创了岭南画派,同时也创作了一批质量上乘的艺术佳作,因此,在画坛的名气远远大于他在其他领域的名气,这是很正常的。他早年参加同盟会,追随孙中山,一起参加革命,在革命阵营中还担任重要的职务,起着重要的作用。但由于后来淡出革命,其艺术成就突出,因而直到今天,已经很少人知道他曾经是一个革命者。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但是,正是这段革命的经历,使其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具有创新、革命的精神,为岭南画派的创立和发展奠定了思想基础。

对话

1923年高剑父购得朱紫街87号,春睡画院便固定于此。张立雄介绍,这间房产原属环翠寺,后为义庄,1930年高剑父以低廉的价格购得,高剑父是一个有气概的人,不怕神,不怕鬼,他认为这套房子恰好在城墙外,比较清静,适合做画院,后来更是将全家都搬到此处。

入同盟会,与孙中山颇投缘

春睡画院,很多先父的学生都住过,如黎雄才等。还有,父亲包了一个裱画师傅,他给先父和同学裱画。春睡画院大宅旁边有个小池塘,父亲经常在此地休闲,走走,或在一旁的树阴下坐坐。

记者:现在大多数人只知道高剑父是著名画家,但很少人知道他是革命者。这是为什么?革命生涯对他的艺术有何影响?

后来,我把春睡画院捐给了广州市人民政府,还是无偿的。一公司向政府要了块地,起了十多层的房子,将这30多户人家迁了上去住,一至三层给承建商,都是商铺。这就清空了春睡画院,所以可以起高剑父纪念馆了。后来,发现由于春睡画院地势低,很潮湿;还有,假如在原址建高剑父纪念馆,展场是金字顶,也存在保安问题,故真迹无法展览。此外,政府当时希望春睡画院能够保留原来的风貌,所以,就将所有的东西,如柱子、木头什么的,全部搬到了天台,重建春睡画院,原址则成了高剑父纪念馆。

编辑:孙毅

现在的春睡画院,展场很少用,有高剑父的作品展出,但全部是复制品。我听人说,有政府部门想将春睡画院在麓湖路重建,恢复原状。这当然非常好。我母亲听了不知道有多高兴。家母98岁了,仍耳聪目明,看报纸都不用眼镜。听说政府拨了一块地,资金也已经筹集到,但何时可以开工,不得而知。

高剑父作品

记者:高剑父先生生前的最后岁月里,为什么不是在广州?

寻迹

1914年,高氏兄弟在广州创办《真相画报》,阐述艺术理论,介绍革新派作品,提倡新国画,并在上海、南京、杭州等地举办画展。此时,高剑父折衷中西的艺术思想可谓生成。

本文由必赢体育发布于世界史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光复会的团组织宣传活动,入会先看骷髅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