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文化 2019-09-25 03: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赢体育 > 中国文化 > 正文

就服姜导,知命之年姜文监制的断奶仪式

近日,姜文与第一任妻子桑德琳生的女儿姜一郎照片盛传。很多人都知道姜文现任妻子是演员周韵;那么到底周韵是姜文的几任妻子呢?姜文在影片《末代皇后》中出演溥仪一举成名;还爆出姜文刘晓庆曾经的一对情侣从此刘晓庆成为姜文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女人。

影片快结尾的时候,日本人已经开始进城,北平沦陷。李天然推着被拔光了牙,受到重创的蓝青峰到医院,求着他曾经的医院同事一定要尽力救治蓝爸爸。蓝青峰,姜文饰,挣扎着对李天然说:“我救了你一次,你也救了我一次。我不再是你爸爸。你该有自己的儿子了。”

原标题:我谁都不服,就服姜文!

到底周韵是姜文的几任妻子呢?曾经姜文刘晓庆二人不仅合作了《大太监李莲英》等电影,刘晓庆还担任制片人,亲自为姜文拉资金投拍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其实几乎是在姜文刘晓庆认识10年后的1995年姜文才拍摄这部自编自导的长片处女作通过少年马小军在青春期放肆不羁的生活、回忆与幻想。

看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这才是整部影片的“题眼”。

图片 1

姜文首任妻子桑德琳:姜文同桑德琳的相识缘于1997年春北京的一次文艺界名流的聚会。姜文那时刚与刘晓庆结束了长达8年的恋情,独自坐在一个角落发呆。而桑德琳当时则是巴黎大学的人类学博士,在北京研究了8年的道教文化。姜文寂寞的神情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走到姜文面前,作了自我介绍。这样一次邂逅,便成就了一段美丽爱情。

再往回倒带,倒一点。李天然终于完成了复仇,手刃根本,枪杀师兄,他急急忙忙跑回去,质问蓝青峰,到底是不是他杀害了美国爸爸。在之前与师兄朱潜龙的打斗中,朱潜龙告诉李天然是蓝青峰杀了亨德勒医生,他的蓝爸爸杀了美国爸爸。被扒光了牙齿,倒吊着的蓝青峰对李天然说,你只能相信我。然后做出了接头的暗号手势,捏着鼻子嘟囔了一句“你等什么?”;李天然用手指敲三下额头,说“C'est la vie!”(法语,这就是生活)

无论是风驰电掣的过去,还是指日可待的未来,我们每一步的印迹记录下的都是自己与自己一生的和解。与自己和解了,也就懂得了人生浮沉,得失随缘;知晓世事难测,闲淡由之;也就理解了命运无常,无恨无怨。

图片 2

再往回倒,使劲倒。在影片一开始,在美国学习受训的李天然接到指令,要求回中国北平,而他与北平的上级接头的暗号手势就是捏鼻子嗡声嗡气地嘟囔一句“你等什么?”,然后是用手指敲三下脑门回一句“C'est la vie!”。一头一尾,影片整个故事闭环了。

⊙来源/听明明吹牛皮(ID:niupimingming)

把《邪不压正》整个影片中间的情节先搁一边,把影片的故事搁一边,把故事的时代背景搁一边,这些都是瓶子,用来装同一种酒的各色瓶子。为什么在美国受训的中国小子,回到中国接受指令的接头暗号要用法语?C'est la vie,意思是“这就是生活”。对谁说的?整部影片只有他们,蓝青峰、朱潜龙、根本一郎和亨德勒约餐的地方是法餐馆,比利时人开的法餐馆,完全游离在整个故事线以外的路人甲场景乙。

⊙作者/牛皮明明

从C'est la vie到法餐馆,不经意的法国元素,与整部影片游离的法国元素,看似漫不经心点缀的法国元素。影片各个主角,中国人、日本人、美国人,甚至英国元素都与女主角之一有关,剑桥背景。唯独法国元素是游离的,与任何一个主角都没有丝毫关系。

1

为什么?

1963年,姜文出生在河北唐山的姥姥家,父亲是参加过朝鲜战争的军人,母亲是名小学音乐教师。母亲的家教甚严,小时候,姜文一不听话,她母亲就向他瞪眼:

再往回倒,倒到影片一开始,字幕。“编剧、导演、主演、剪辑 姜文”。

“我要有枪就把你崩喽!”

姜文的电影不多,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太阳照常升起》,到《邪不压正》其实讲的是同一个故事。《阳光灿烂的日子》,1994年,姜文31岁;《太阳照常升起》,2007年,姜文44岁;《邪不压正》,姜文55岁。

母亲说这话带着唐山味,姜文学会这种口音没多久就被父母带着去了贵州,不到一年,满口贵州调。

1994年,《阳光灿烂的日子》上映,姜文31岁,同时他的女儿,姜一郎出生。姜一郎的母亲,当时姜文的妻子,Sandrine Chenivesse,桑德琳·舍妮维,法国人。姜文1991年与她相识,然后相恋,结婚,他们的女儿姜一郎出生。姜文拍摄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1973年,父母带着姜文去了北京的部队大院,姜文满口的贵州调在一群部队子弟的嘲笑下,生生改成了北京腔,没几年,姜文学会了大院子弟的口头语,见人第一面先横起脸:

2007年,《太阳照常升起》上映,姜文44岁,他与桑德琳已经离婚。他2001年拍摄《天地英雄》时与师妹周韵交往,他自己说当时与桑德琳已经分居。据八卦的说法,周韵有一次去姜文工作室研习角色时,撞见因思念女儿醉酒的姜文,姜文酒醒后与周韵谈起了他与法国妻子的家事和苦恼,正是那一次的诉说打动了周韵。待姜文与桑德琳离婚后,2005年底与周韵注册结婚。第二年姜文拍摄《太阳照常升起》,2006年9月拍摄期间,姜文与周韵的儿子姜太郎出生。次年,《太阳照常升起》上映。

“我和那个谁谁在一个大院。”

2018年,《邪不压正》上映,姜文55岁。他在影片中饰演蓝青峰,李天然的蓝爸爸;他太太周韵在里面饰演关巧红,李天然的女神导师(母性角色);他们的儿子姜太郎12岁,还小。

北京的部队大院是地位的象征。空军、海军、总后、炮兵几个大院依次从公主坟排到北京西山脚下,姜文住的5号大院就在其中一座。他们家那条胡同叫内务府胡同,曹雪芹在那住过。

影片中,李天然无父无母,被师父捡到并收养,在13岁的时候正准备许给师傅比他大5岁的女儿,师姐时,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人根本一郎,一郎,来胁迫师父出让土地种植鸦片未果,血洗师门。李天然命硬逃脱,并被接踵而至的蓝青峰和亨德勒收治并悉心培养。整部影片的故事主线明里就是讲成年后的李天然因为国仇家恨回北平复仇的故事。

5号大院地标是个40多米的烟囱,青烟扶摇直上,姜文和几个大院子弟就跑到那里,听着一群人满是京腔的胡诌。

我说了,故事只是装酒的瓶子,时代背景也是瓶子,国仇家恨都只是瓶子,装酒的瓶子。酒是什么?酒就是姜文自己的块垒,浇了二十几年也没有释然的块垒;从《阳光灿烂的日子》一直浇到《邪不压正》也没有释然的块垒。

图片 3

姜文原名姜小军,1963年出生于河北唐山,童年随姥姥,也就是南方说的外婆生活;后来随父母生活又辗转贵州、湖南,直到10岁,1973年才岁父母到北京大院定居。姜文1981年入读中央戏剧学院,此后饰演过一些不太知名的角色。真正让姜文名声大噪的是他1986年参与谢晋的《芙蓉镇》剧组,与刘晓庆搭档分饰男女主角。当时姜文23岁,刘晓庆31岁,在湖南拍戏三个月,两人日久生情,“日”是时光、日子的意思哈,这是姜文的第一段公开的恋情,两人持续同居,关系一直维系到他与桑德琳相识、结婚、姜一郎出生才平静分手。

左起:姜文与妹妹姜欢、弟弟姜武

姜文的三个女人,三段感情,1986年与刘晓庆交往到1994年分手;1991年与桑德琳交往到2005年离婚;2001年与周韵交往迄今。《阳光灿烂的日子》拍摄期间正好是刘晓庆与桑德琳交接的衔接期;《太阳照常升起》是在桑德琳与周韵交接完成之后没多久拍摄的。《邪不压正》是去年拍摄的。

胡诌是那群孩子们的乐趣之一,还有一个乐趣就是打架。

在《邪不压正》里,李天然邂逅了两个女人,有双重的生活。一个是在屋顶下邂逅的唐凤仪,风骚入骨的女子,撩到了他;一个是屋顶上的关巧红,激励他,鼓励他,指引他。最后关头是这两个女人一起联手帮助李天然完成复仇大业。

打架是高个子男孩的事,姜文个子小,打起架只有挨揍的份,只好站得远远的,看戴塔帽背军挎的大院子弟互相打架斗狠。

李天然是谁?在我看来,就是年轻的姜文,姜小军,55岁中年姜文将年轻时的缅怀投射到李天然的角色塑造中。整部影片只有两个主角,其他都是配角,现时代的姜文在影片中饰演的蓝青峰,被拔了牙了,废了。蓝青峰就是姜文,现时代的姜文;姜文就是蓝青峰,影片中的蓝青峰。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是年少时代姜文的投影,投射,映射。蓝爸爸与李天然,就是现时代的姜文与心中永元停留在年少时的姜小军。

打架派不上用场,学校里就有了用武之地。姜文上学,和发小英达一个学校。英达是个小胖男孩,小眼睛,后来娶了宋丹丹,拍了《我爱我家》。

一部自恋的作品,与《太阳照常升起》一样自恋的作品。一部娴熟地用各种讨巧的背景设定,《侠隐》的故事IP,埋下许多其实没有太多意思的隐喻线索,这些都只是装酒的瓶子。55岁的姜文回顾一生的女人缘,全在《邪不压正》里。比李天然年长5岁的师姐,被斩了头,喀嚓~;记忆中那个年长年轻姜文8岁的刘晓庆,在记忆中也应该是被喀嚓了。游离在整部影片之外的法国元素,C'est la vie,这就是人生,云淡风轻,却也念兹在兹;记忆中的桑德琳或许也就只是云淡风轻的念兹在兹,他们共同的女儿姜一郎24岁,本命年。李天然最后在屋顶上与关巧红的分别,他想带她浪迹天涯,她婉拒了;他想跟她浪迹天涯,她也婉拒了,李天然一袭白衣在屋顶上意兴阑珊地望着关巧红消失后的连绵屋顶。

在学校,他们在操场上玩骑马打仗,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英达比姜文重,姜文背他就老吃亏,但还是几声呐喊之后就向前冲。放了学,姜文和英达一伙,躲在胡同口,等着学校的小女生经过,俗称“拍婆子”。

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55岁的姜文用蓝青峰被拔光牙来隐喻现实中他已经废了念想,曾经在《让子弹飞》里有过的念想。新时代嘛,在文革时期军队大院度过青春期的姜文对新时代的感受一定比芸芸“代价”们要真切和深切得多。

姜文和英达一看有小女生从胡同里出来了,他们立刻冲出来:

可以这么来解读,《邪不压正》是姜文的断奶仪式。被文革军队大院塑造青春期的姜小军,哪怕成年后成为名噪天下的姜文,心理一直都藏着一个卡在青春期的姜小军,姜文一直都没有释然的块垒。从《阳光灿烂的日子》一直到《太阳照常升起》,从马小军一直到李东方,都可以算作是姜文心理藏着的姜小军的投射。大他8岁的刘晓庆大姐没有能够帮他释然心中的块垒;遥远的法国前妻桑德琳,哪怕如此遥远,也无法消弭他心中的块垒。姜文心中的块垒姜小军就这么漂流着,从一部电影到另一部电影,从一个女人到另一个女人。

“嗨,我怎么感觉我在哪里见过你?你不是那个谁吗?”

到《邪不压正》,该告一段落了,该切割了。李天然被关巧红释放了,姜文也就释然了。所以影片最后蓝青峰会对李天然说,“我救了你一次,你也救了我一次。我不再是你爸爸。你该有自己的儿子了。”影片中,蓝青峰有两个儿子,关巧红也有两个儿子,生活中,姜文和周韵也有两个儿子,太郎和次郎。

姜文玩这把戏,顶多算打打酱油,并不专业。上了中学,姜文和英达一块去大院里一个同学家,一间不到10平米的小屋,几个男生聚在一起,放手摇电唱机,弹吉他,鬼哭狼嚎,边吸烟边瞎侃。

最关键的是,姜文在《邪不压正》中断奶了,释然了一直羁留于心中的块垒。虽然周韵比姜文小15岁,但大男孩姜小军是在周韵母爱的关怀和引导下,成长了,不羁了。

三年后,高考,姜文落榜。回家后,他对母亲说:

(首发于公号 “善思PsyEyes”)

“妈,我想考中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No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妈妈在磨豆腐,没工夫搭理他:“你觉得好玩就去吧,来,帮妈磨会儿豆腐。”

考中戏那天,是英达骑自行车驮着姜文,从内务府胡同骑到中央戏剧学院。

图片 4

2

1980年,大学生荷尔蒙被释放,风骚的脸演绎风骚人生。

那年,姜文考进了中戏表演系。表演系20多个学生,男生多,女生少,狼多肉少。

姜文有两个要好的同学,一个叫刘斌,一个叫刘小宁,后来都成为了演员。他们的关系好到了同吃一个肘子,刘小宁吃皮,刘斌吃肉,姜文啃骨头。

姜文长到二十岁 ,长得太着急,二十岁有张四十岁的脸,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马猴”。

“马猴”爱搞怪。他的几个同学在宿舍那里闹腾得过分了,吵得外面居民区里的邻居跑去去街道办事处告状。

姜文知道后,装扮成干部,腋下夹着公文包,去敲邻居的门。门开了,邻居看姜文,姜文也看邻居。

姜文说自己是街道办事处干部,从公文包拿出几张纸,让邻居把事儿写成材料,临走前还倍儿严肃地对邻居说:“你相不相信组织?相信就别告了,组织会落实。”

几个人一出了胡同就笑。

也许他天生就是一个好演员,谁说得准呢。

图片 5

姜文从中戏结业前后

临近毕业,有个叫谢晋的导演看中了这个中戏的学生。谢晋要拍《芙蓉镇》,他让副导演武珍年去北京中戏找姜文,聊一聊演戏的事。

武珍年见了姜文,一看是个乳臭未干的贫小子,问姜文:你看过谢晋的片子吗?姜文答:没有。武珍年又问:你知道谢导最近要拍什么电影吗?姜文回答:不知道。

武珍年憋了一肚子火,觉得这小子挺二,连谢晋大导演都没听过。武珍年回去把这事给谢晋添油加醋说了,谁知谢晋哈哈大笑:这小子的德行,真有些我当年的样子。

谢晋给姜文写了一封信,信里大体是这样说的:我要拍《芙蓉镇》,想请你试试秦书田这角色。我不是不相信你的演技,而是因为你太年轻,你看看小说,抽空来趟上海。

姜文坐着火车去了,他自己也没想到从这天开始,他的名字会被很多人挂在嘴上。

图片 6

导演谢晋

3

《芙蓉镇》是姜文人生波澜不惊的转折。

姜文去上海见谢晋,谢晋给剧组介绍姜文:这是中戏最优秀的学生。

姜文问:女主角是谁?

谢晋指了指正在片场背台词的女人:刘晓庆。

刘晓庆,我很难给你讲述她当年的地位和她当年的美,这么说吧,别的演员还在吃土时,刘晓庆已经演出了《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这样的大戏。那些年,没有男人不粉刘晓庆,谁看到刘晓庆都会心水一漾,争取绝对不抽,姜文没顶住,就抽了。

姜文是典型的北京爷们,说话做事讲究奔放毫爽,霸气外露。阅人无数的刘晓庆见了姜文这款,也觉得稀有。好奇,诧异,到后来了解,又开始欣赏,理解。

戏里,两人演患难情侣,喝交杯酒;戏外,两人似知己,彻夜畅饮米酒。日久生情,姜文也无法拒绝这个全中国男人眼中的女神。

刘晓庆和姜文的恋情很快让她丈夫陈国军知道了。

陈国军找到他们住的地方,拿了一把小折刀,和姜文面对面坐着,扔一张白纸给姜文,有点像审查嫌疑犯的意思。

陈国军让姜文把他和刘晓庆的事都写出来,姜文半天不说话。陈国军又呵斥:“快写!”姜文拿起笔,认真写了起来,然后只写了五个字:

因为我爱她。

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刘晓庆是姜文生命里一个重要的女人。

图片 7

《芙蓉镇》中姜文和刘晓庆剧照

4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演员派头大,片酬少。就刘晓庆这种大神级的演员,也就每个月拿几百块工资花花。

到了90年代,演员开始商演走穴,刘晓庆也开始商演。

1990年的一天,刘晓庆到石家庄走穴唱歌。唱完她回到宾馆,把信封里的钞票抖出来数,一张张都是10块的,数了半天,一共是3400元。

刘晓庆性子烈,是那种世界有多大,她就能拥抱多大世界的女人。思前想后,刘晓庆打算去经商,而姜文一门心思想拍电影。

走着走着,两人就走不下去了。具体什么原因,不知道的事,我不能乱写,当然你可以瞎猜。

图片 8

5

我少年时说过一句话:爱情是一场慢性自杀,友情是自杀未遂后的感情升华。

和刘晓庆分手后,姜文决定拍电影。花了几个月,没找到一部好剧本。一天,王朔把自己的小说《动物凶猛》给了姜文,姜文看到第一页就入了迷,看了十页,目瞪口呆,看了三十页,感叹万分,全部看完,回味良久,才从口中蹦出了几个字:

“写得真他妈的好!”

姜文想让王朔把小说改成剧本,王朔坚决不改,姜文请求几次都没用,最后,他给王朔甩出一句话:“丫的!我自己改!”

姜文第二天就找了间9平米的小屋,早起晚睡,花了几个月,硬是把6万字的小说磨成了9万字的剧本。经刘晓庆建议,剧本最后定名为《阳光灿烂的日子》。

姜文开始全身心地拍电影,他还专门在电影里为王朔留了一个角色:小混蛋。王朔觉得好玩,去了。

图片 9

王朔在《阳光灿烂的日子》扮演小混混

剧组带着王朔去了卢沟桥,大冬天要拍一场夏天的戏。王朔穿着短袖T恤,留着平头,鼻涕不停往下流,冻得跟二逼似的。

回到宾馆,王朔一头窝在被子里,对着姜文说:

“电影真他妈不是人干的!”

电影还真他妈不是人干的。姜文拍到一半,演员还在,钱花没了,只能停机,愁得姜文三天一小醉,五天一大醉,之后,有人说姜文喝酒厉害,号称“千杯不醉”,也许就是在那时练出来的。

姜文快喝成傻子的时候,刘晓庆东拼西凑的300万来了。

就丢了一句:这是钱,电影不要断,继续拍。

姜文也回一句:你会看到我拍出一部中国最牛逼的电影!

结果,中国最牛逼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拍出来了,还获得了台湾金马奖。姜文自己也说过:拍出来这部电影,最应该感谢刘晓庆。

刘晓庆对他来说,就像李碧华写的那样:原来你是那银河星星,照着我生命长河中点点涟漪;原来你是那迷惑我的红,炫耀着世间最绝色的伤口。

图片 10

《阳光灿烂的日子》演员宁静、夏雨与姜文合影

6

到了1997年春天,姜文生命里第二个女人出现了。

有一次,北京一场名流聚会,姜文正和大厅里的人聊电影。累了,就坐到角落处的一张椅子上吸烟。一个法国女人走过来和他搭话:我叫桑德琳,我喜欢你的电影。

美丽的女人是这个世界最狠的毒药,这个世界所有的男人都是被毒药灌醉的。

这年秋天,两人在北京结婚,桑德琳在婚礼上用中文倾诉了自己的一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图片 11

桑德琳

婚后的姜文又找到了拍电影的感觉。他对妻子说,自己要拍一部“鬼子戏”。为了解 “鬼子”,姜文先后四次去了靖国神社。

“鬼子戏”最后就变成了《鬼子来了》。姜文带着电影参加戛纳电影节,左手牵着妻子桑德琳,右手领着女儿姜一郎。

本以为是一家合欢,工作美满,结果姜文栽了。

电影在国内成了禁片,姜文也被广电禁了5年。这五年,让姜文碎了的不单是电影,还有婚姻。五年里,姜文和桑德琳婚姻也走不下去了。

这五年是姜文人生最惨的五年,对于一个有才华的人来说,如果冰封五年,基本也就把这个人彻底废了。这五年,电影不让姜文拍了,婚姻也散场了。可姜文就是姜文呀,他在这样的人生里,依然有自己的感悟,就像他自己说:

妥协就成了从容,坚守就成了雅致。从容多了,就会豁达温存的体会一下怨恨之间的不舍,以及市井里不精致却扎实亲切的活法。

五年里,不让他当导演了,姜文就安安静静当演员,从《寻枪》到《天地英雄》到徐静蕾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姜文品味着人生的浮沉。但那时发生了另一件事,让姜文对人生的浮沉有了更为透彻的感悟。

图片 12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的姜文

7

2002年8月,姜文火急火燎地开车,他的目的地是秦城监狱,他可能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去那里看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刘晓庆。

从刚刚得知刘晓庆偷税漏税,姜文先是去了刘晓庆家,跟晓庆家人说了一句话:

“你们放心,我会一直帮她。”

然后到了监狱探望室,姜文刘晓庆隔窗向往。坚毅地告诉刘晓庆:

“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回去后,姜文立刻联系了北京四位著名律师,翻阅了所有和刘晓庆偷税相关的文件。

几个月里,姜文时常奔波在刘晓庆和她家人之间,每次见面,姜文必定安抚刘晓庆,告诉她务必坚持下去。2003年的新年前夕,姜文托律师给刘晓庆捎去一条丝巾,上面绣着一只翱翔的苍鹰。

姜文的意思很明确:你一定会像一只苍鹰一样,再次回归自由的天空。

姜文努力了一年多,终于把刘晓庆取保候审。

2003年8月的一天,天蓝,日丽,风细。

刘晓庆跨出监狱的门槛,戴着姜文送给她的那条丝巾,穿着格子衫,黑裤子,模样并无变老。而走出监狱天门,她一个见到的人是姜文。

姜文像大马猴一样冲过去,给她拥抱。回去路上,刘晓庆鞋带开了,姜文立马俯身,给她系上。

姜文还是安慰她:也许以后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人性会更加完整。

刘晓庆回:不过是从头再来。

做人做到姜文这般有情有义,也算实属少见吧,试问,我们能做到吗?

图片 13

刘晓庆落魄时在横店拍戏

后来,刘晓庆去了横店,一切从头再来,从女皇降为群众演员,她就从群众演员做起,一天五十元,她照样不放弃。导演都嫌刘晓庆老了,过气了,可依然被她精神所感动。

而姜文呢?每个月都会给刘晓庆打一次电话,帮刘晓庆找导演,希望刘晓庆能够早日还完债务,重出江湖。

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爱情转为友情的故事,如果这世界有超过爱情的伟大友谊,那一定是姜文和刘晓庆了。他们彼此都很幸运,姜文困难时,刘晓庆帮过他,刘晓庆困难时,姜文一样没当孙子。世事如此凉薄的今天,这份友情真特么牛逼。

图片 14

8

时间会让每一个野性未改的男孩变得从容不迫,也会让每一个执着梦想的男孩变得梦想成真。

姜文最从容还是在拍电影时。

五年禁影结束,姜文像是刚做完一场噩梦,迫不及待从中醒来,然后立即开始在电影里“造梦”。

电影《太阳照常升起》,朦胧,晦涩,幽深,宛如井中月,杯中影,里面的对白都像是梦破碎的声音。

梦再美,也是姜文一个人的梦,观众看不懂,即便姜文在电影中用一句台词袒露:只能说你没懂,不能说你没看见。观众还是一脸懵逼。

面对《太阳照常升起》的失利,姜文并不焦躁,朋友们的安慰和询问也没起什么作用,他只是淡淡地说:“《太阳照常升起》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

也许有人会问:姜文,你送给观众的礼物是什么?姜文不假思索地回答:《让子弹飞》。

图片 15

《让子弹飞》剧照

姜文在准备这份礼物前,费尽心思在想如何包装,在礼物里要装什么。为了给观众一个惊喜,姜文在这份厚礼里装了两个人:一个葛优,一个发哥。

姜文和葛优是极好的哥们,他给葛优打电话:葛兄,拍电影?葛优问:什么角色?姜文答:师爷,没有艳星共枕,但有兄弟陪床。葛优道:妥!

为了邀请发哥,姜文专门给发哥发嫂寄去一封文言文体的信:发哥盛名,中外有识;为艺厚道,技压群雄。闻听发嫂令下,发哥将至,上下同仁,无不振奋。

发哥来,出演黄四郎;葛优至,扮演汤师爷;姜文随,装扮张麻子。

三个男人一台戏,再加上被姜文拉去在电影里演搓麻将老头的父亲,四个男人可以斗地主了。

拍完戏,收工,上映,到票房猛涨,姜文并没有感觉。有人问他:你知道《让子弹飞》的票房有多高了吗?姜文也没感觉:

不知道,那是制片人关心的问题,我从来不问。因为我不爱算账,算不过账,再大的账,对我来说都是三瓜两枣,值不得我费那么大的心思。

电影对姜文来说是梦,也是生活,是理想,也是现实。反正他做电影都是五年拍一部,一共也就拍了6部。

什么叫好电影,他有一句名言:

你能让我为一个电影抢票,为一个电影翻墙,让我扒着墙,踩着砖头看,这才叫牛X。娱乐不是站街,不是小曲难唱口难开,陪大哥吃饭这叫娱乐?这叫贱。

图片 16

9

如果说刘晓庆是姜文电影的序幕,那桑德琳就是姜文电影的中场,而周韵则是姜文电影的另一生。

周韵是那种烈中带柔,柔中带烈的女人,姜文是那种像豹子一样勇猛,像湖泊一样沉静的男人。所以不用我说,你应该懂得。

又所以,周韵为姜文生下了两个儿子,姜文最开心的事就是回家陪两个儿子玩,跟儿子玩时,他自己像儿子。儿子让他演《星球大战》,他就去了,这就是姜文在孩子面前的柔软。拍《邪不压正》,姜文也有个私心,就是加一点私货,让儿子看的舒服,当成送儿子们的礼物。

图片 17

姜文与周韵

姜文一生其实都是与自己和解的一生,从一开始的叛逆的大男孩走向一个沉稳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男人。

走过岁月,他回归自己最平凡的三个角色。

第一个角色是——电影人。

当一个又一个的导演屈从商业时,姜文还在坚持自己的电影梦想。他自己说,在我看来,电影是不容糟蹋的。别人挣钱,我吃饱喝足,我有个够,我一直觉得我很有钱。我干嘛要跟比尔盖茨比富,我比的着嘛?人最怕的就是,跟你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你天天琢磨,那还不得痛苦死。

关于电影,姜文就一句话:“这一辈子拍出一部好电影,我就没白活!”

在中国,姜文对得起电影,对得起买票去电影院的观众,这就很牛叉,换别的导演试试?

图片 18

姜文第二个角色——丈夫。

在自己的家人面前,硬汉子姜文就是一个软体动物。就像作家阿城名言:柔不是弱,是容,是收,是含。

姜文包容妻子,收敛野心,含蕴亲情。

对刘晓庆,有情有义,对待前妻桑德琳,也一样以亲人相待。桑德琳的研究文集没地方出版时,姜文私下联系出版社,把钱也付了。桑德琳看着结集出版的书,也心生感动。

对周韵,不用我说啦,你百度搜一下到处都是。

做男人做到这样,这相当牛逼。

图片 19

姜文第三个角色是——父亲。

当初和桑德琳闹离婚,为了弥补女儿姜一郎,他经常从中国飞到法国,去看女儿,为她做菜,陪她出去玩。姜文大笑着说:“我女儿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姜一郎来到北京的新家后,姜文带她出去散步。路上,姜文买下几只小鸟送给姜一郎。到了公园,姜一郎把一只只小生命捧在手心,让它们飞向天空。

姜文趁机对女儿说:“鸟儿恢复自由了,很快乐,你在爸爸身边也应该快乐起来。”

对和周韵生的儿子姜太郎和姜次郎,姜文相当疼爱。几年前,一次节目,主持人问姜文:你最想对儿子们说什么?

姜文想了一下:我想说以前我妈常对我说的话——吃好,睡好。

图片 20

姜文和儿子在一起

小时候我妈永远都是对我说这两句,我那时不懂,现在为人父,都明白了。只有为人父母了,你才知道吃好睡好是对孩子最好的愿望,同时,这也是对自己最好的要求。我一明白了这些,内心都平静了。

内心平静便是与自己的人生和解了,每个人的成长的过程就是与自己不断和解的过程。

无论是风驰电掣的过去,还是指日可待的未来,我们每一步的印迹记录下的都是自己与自己一生的和解。

与自己和解了,也就懂得了人生浮沉,得失随缘;知晓世事难测,闲淡由之;也就理解了命运无常,无恨无怨。

前一段时间,看网上许多喜欢姜文的朋友叫姜文“文文”,这称谓实在太过甜蜜,我不喜欢。按京话来说,姜文不管是电影成就还是内心敞亮,都到了可称为姜爷的份了。如果非要我加上两个字,那就是牛逼。连在一起,就叫:

姜爷,牛逼!

*作者简介:牛皮明明,诗人、作家,曾在西藏流浪多年。擅长写民国人物,写那些被遗忘的故事,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够让人热泪盈眶!一块去旅行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必赢体育发布于中国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服姜导,知命之年姜文监制的断奶仪式

关键词: